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   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公司文化

    揭秘里约奥运马匹生活:装甲车“陪练” 马工陪睡

      奥运会,谁是主角?这个问题似乎问得多余,主角必须是运动员。而且,参赛运动员中也有不少身价不菲的明星,但这些明星运动员大多数还是入住奥运村。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国际奥委会对奥运村运动员的住宿有一定标准,但并没有统一要求,这导致不同举办地奥运村内运动员的食宿条件也有差异。

      在这个以运动员为主的运动会上,马术运动却是个例外。在这里,马才是主角,绝对要受到比明星们更高的待遇。不管在哪里举行奥运会,马的食宿条件都必须严格按照统一标准,外人更无法进入它们的生活场所。借着国际马联组织媒体开放日,广州日报作为唯一受邀的国内平面媒体,本报记者为大家揭秘里约奥运会马匹们的生活和赛场。

      大兵保安全 安检三道卡

      尽管里约的安全形势不容乐观,但无论是媒体村还是指定的媒体酒店,乃至各个奥运会场馆区,安检级别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高。巴哈主场馆区是媒体集中住宿区域,但社会车辆和出租车都能直接开到奥运村运动员和媒体入口处。周围道路也只是在开幕式这天进行了临时交通管制,负责安保的人员基本都是当地警察,包括负责国际奥委会所在酒店安保工作的人员,大多也是警察。

      有一个地方的安保级别却是连国际奥委会巴赫都羡慕,那就是参加马术比赛的马儿们生活的地方。里约奥运会的马术赛场建在巴西军方的兵营内,比赛结束后马术赛场就将作为军方的马术训练场。虽说是临时奥运比赛场,但马术赛场周围的安保工作却依然是按照军方的标准来执行,而且要经过三道安检关卡。

      从主新闻中心开往马术赛场的班车在转入兵营所在的道路入口时,每一辆赛事车辆都要接受军方的安检,这是第一道关卡;第二道关卡在马术赛场外围路口,荷枪实弹的军人对进入人员携带物品进行开包手捡。与此同时,装甲车和军车来回逡巡;最后一道安检关卡是在马术赛场入口,这次除了开包手捡外还多了安检设备,所有金属物品包括腰带、眼镜和手表、手机都要经过安检机。中国唯一一名马术参赛选手华天的父亲表示,每天都是装甲车、机关枪陪着训练。

      “寝宫”禁乱入 马工要陪睡

      对骑手而言,马匹绝对是私人禁品,决不允许外人触碰。尤其是参加三项赛的马匹,因其综合素质要求更高,因此马匹休息区绝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。这与国内马术比赛观众都能随便进入马房完全不同。华天透露,来到里约后,自己每天都要和马匹相处至少两小时。他妈妈罗山透露,华天与这次比赛的马匹从4年前就朝夕相处,要像亲人一样每天在一起,才能做到配合上的默契。

      为了马匹安全,即便是国际马联组织唯一一次媒体开放日,来自国内外数十名记者进入马房区前,还是要接受组委会工作人员的一番培训。除了马工、骑手、教练以及工作人员外,其余人员都不能接近马匹,更不能用手去触摸马匹。事实上,进入到马房区后,记者也不能走到马房前近距离观察和拍摄马匹。在进入前要先对手进行消毒,然后是鞋底的消毒。从视觉上看,占据了东道主便利的巴西队的马房位置、采光是最好的。

      马匹在来巴西时要乘坐商务舱,到了比赛地还要住得好,饮食上也得讲究。除了主食草料外,还必须要有胡萝卜、苹果等餐后水果。这些食物都放在每一栋马房旁的一间白色小屋里,马具也都在里面。中国骑手华天因为只是一人参赛,所以和爱尔兰等另外三个队的骑手共用小屋。每次比赛完,马工还要负责给马匹洗澡、降温。因为每匹马都身价不菲,有的甚至高达上千万元。为了保证其安全,马工作为其贴身保姆,不仅负责饮食,还得负责起居,甚至陪睡。

      障碍设计“很巴西”


    马术三项赛被认为是马术比赛中的王冠,盛装舞步、越野赛和场地障碍三个项目要求骑手和马匹在三天里分别进行,对马匹的综合能力和与骑手的配合要求更高。

      无论是越野赛,还是场地障碍赛,马匹在赛前根本接触不到赛道和比赛途中的种种障碍,而且每届奥运会的障碍数量也有差异。至于比赛路线更是根据比赛现场设计,不存在雷同。工作人员介绍,里约奥运会马术三项赛越野赛有33处障碍点,比赛路线设计师是来自巴黎的皮埃尔。马术路线设计师同样是极其小众但又高端的工种,全中国的场地障碍路线设计师只有两位。

      路线设计师在设计路线和障碍时要考虑到举办地的风土人情。因此在里约奥运会的越野赛路线设计上,设计师加入的当地元素绝对“很巴西”。越野赛的赛道上设置有各种各样造型的障碍,不仅有里约奥运会的吉祥物金刚鹦鹉和豹子,还有有名的巴西烤肉串和享用这些美味的刀叉组合,代表里约的彩虹台阶、当地有名的里约大桥、亚马逊雨林中的孔雀等在赛道上都能看到。

    更多精彩内容: 全讯网  澳门百家乐  百家乐玩法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信息反馈 | 投诉建议
    版权所有:揭秘里约奥运马匹生活:装甲车“陪练” 马工陪睡